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閱讀提示:沒有人愿意受傷害,可當傷害無法避免時,避孕套也許能將傷害的程度降到最低,即使是對戀愛中的男女也不例外。

12、其實,人都是很賤的,愛你寵你的人你不稀罕,12、其實,人都是很賤的,愛你寵你的人你不稀罕,影陪
閱讀提示:沒有人愿意受傷害,可當傷害無法避免時,避孕套也許能將傷害的程度降到最低,即使是對戀愛中的男女也不例外。




情場指南:主動準備套套是為了保護自己

  主動準備套套是為了保護自己

  我經人介紹,認識了現在的男友。相處半年下來,雙方都有了談婚論嫁的意思。

  我并不是個太保守的女子,像我和男友這樣的成熟男女,感情到了一定程度發生那種事也不少見的。只是我以前因為一次草率的性行為而做過人流,那刻骨銘心的疼痛令我至今心有余悸,于是不敢再輕易跨越雷池一步。
如果事先能夠做好防護措施的話,我想我是愿意的,但我們之間還未隨便到做這種事先預約的地步,我不可能主動對他說:“今晚約會的時候,你會不會……到時候帶上避孕套吧!”那顯得多不矜持啊!

  看到他被拒絕后那失望的眼神,我又有些心軟,于是偷偷向一位已經結婚的女友傾訴,她很不以為然地說:“你就不會自已事先準備好嗎?”這我也想過,可是有哪個正經女孩子拍拖帶著避孕套啊,這樣會不會被人想歪呀?

  懷孕的恐懼還是超越了心理的顧慮。我把心一橫,決定去光顧那些藥店,那是我第一次去買避孕套,還沒進門心已經虛���。先看看里面有沒有顧客,趁沒人的時候沖過去,像搶劫似的指著事先用眼睛瞄準好的避孕套說:“老板,那個、那個給我拿一個。”

  老板是個婦女,我說話的時候特地去看她臉上的表情。她表情很正常,沒有我事先預想的嘲弄和譏笑,和買別的藥沒什么區別。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氣,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的嘛。

  那個周末約會時,我裝作突然想起什么,若無其事地說:“今天去商場遇到促銷員在免費贈送小商品,接過來一看,原來是個避孕套呀!”說著便隨手塞進他的上衣口袋里。他仿佛心領神會,這只套套后來在一個合適的時候發揮了它的作用。

  避孕套是有備無患的,可是要我長期將它放在手袋里隨身攜帶,那感覺就像揣著一個隨時可能爆炸的炸藥一下。我老擔心別人翻我包,又擔心拿錢包時它會不小心掉出來。倘若那樣可不是糗大了?

  后來無意中看到雜志上說,美國的母親在年輕的女兒出門時總會在她的包里放一個避孕套,以備她在遭遇強奸的時侯能夠將傷害降到最低限度。從那以后,我對套套的態度變自然了,不再像從前那樣遮遮掩掩。

  誰也不愿受傷害,可當傷害無法避免時,避孕套也許能將傷害的程度降到最低,即使是對戀愛中的男女也不例外。如果我當初對避孕套有這么清醒的認識,也不至于遭受那次人流之苦啊。

  做一個女性,最重要的是保護好自己。不是嗎?
套套風波

  亮子和他的女朋友正處在熱戀當中,想進一步發展卻苦于條件所限,所以他央求我把我的大房子借給他們用一用。亮子第二天來還我鑰匙時請我撮了一頓不說,臨走時還往我手里塞了一個小紅包,還沒等我開口,亮子說:“送你一個,真到節骨眼上扛不住了,自我保護意識得強!”

  亮子轉身下了樓,我攤開手,躺著一個紅色包裝的杜蕾斯安全套。

  說實話,這東西我還沒用過,青經常不在身邊,我們親熱的機會不多。青也曾在我耳邊提過,不過聽人說這東西嚴重影響快感,我們倆都心存僥幸。好在還沒整出事來。可這個小東西我還是留下來了,原因我也說不清,“節骨眼,自我保護意識……”我心里琢磨著亮子的話,將安全套隨手放進了抽屜……

  青來看我,說她在我家等我,我樂顛顛地跑回去,一進屋就發覺青情緒不對,趕緊問問是怎么回事。青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說:“我把你的抽屜收拾了一下。”我還沒想起來有什么危機呢,就看到青手里拿著一個紅色的小方塊晃啊晃的:“說,這是誰的?”

  “是亮子給我的。”

  “現在的男生很流行互贈這樣的禮物么?”她挖苦道。

  我趕緊說:“不是不是,他跟我開玩笑呢,說給我預備的,自我保護呢!”

  “保護得不錯嘛,你都用了幾個了?就剩下一個了……”

  “沒有!我發誓他當時就給我這—個,我真的真的沒用過!你不信可以打電話去問他!”我真有些急了。

  “那你留著它干嗎?準備跟誰用啊?是不是每個男人身邊都留個這個以備自我保護啊?”青的話音里已經帶了哭腔了。



  “我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膽小你又不是不知道……”我費勁地辯白著,心里暗暗叫苦,這下誤會算是鬧大了。

  “可是,這樣的事情,說給別人聽誰會相信呢?如果我隨身的小包里裝著這么一個套套,你會怎么想?”

  “我……”我啞然。
我只得不停地說:“老婆,我錯了,我為我那可能隱藏過的賊心表示抱歉,對不起!”說了一籮筐的好話才讓青相信了我的“清白”。

  晚上,青悄悄問我說:“你留著它,真的是為了責任么?”

  我說:“嗯,我一直覺得亮子挺隨便的,沒想到他還能想到相互保護。”

  “或許,嗯,你也應該對我負這個責任的……”

  “嗯,不如現在就把這個害我信任度下降的東西用掉!”我一臉壞笑地撲向青……

  “感覺其實沒別人說的那么差呀,而且可能因為不用擔心受怕,反而更投入了。”

  青“哧哧”笑道:“是啊,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了。”

  “聽說現在出了很多彩色的、帶香味的套套,好玩著呢!”

  “多有趣啊,我們全都用一遍!”

  那一刻,我從亮子的話里咂摸出一點味道,那小小的套套,并不是制造麻煩的隔膜,真正暢快淋漓的感受,其實來自我們相互發自內心的愛與責任。

  眾里尋“套”千百度

  和陳娟談了將近6年的戀愛,從高一早戀,到現在大學畢業。我們互稱對方“老公”“老婆”,可實際上我們并沒有吃禁果。可我怎么說朋友們都不信,個個都堅信我和陳娟早已跨越雷池,如果避孕不好的話,可能早就有小寶寶了。還真的不時有人向我討教避孕知識,讓我氣得不得了,真想跳樓。

  我是真的想把陳娟“辦”了,這個念頭從大一就開始了,我一直預謀著找個機會把生米做成熟飯,以防萬一,我專門登陸了性教育網站,查閱了一些避孕知識,比來比去,還就是使用安全套方便。所以我就背著陳娟準備買盒套預備著。可當我站在藥店柜臺前售貨員小姐笑瞇瞇地問我要什么時,我還是面紅耳赤地說“要一盒……”,然后匆匆逃離。

  連著試了幾次,我都感到不好意思,始終開不了口,我總覺得說“我要避孕套”這句話太難為情,所以我買了五六盒“康必得”后再也不想買套了。
陳娟是個很嚴謹的女孩,始終不肯讓我得手。后來我們關系發展得很深了,在我的軟磨硬泡下,她的意志有所動搖,有一次我們差點就要“進入正題”了,可陳娟忽然睜開眼睛問:“你戴套了沒?”

  我傻眼了,報應呀!以前顧面子不好意思買,現在傻了吧,老師常說“書到用時方恨少”,我是“套到用時方恨無”,我只好求陳娟:“咱是第一次,就不用了吧,不會那么巧,第一次就懷孕吧!”

  對于我的謬論陳娟堅決不同意,“不行,萬一我懷孕了怎么辦?”雖然我恨得牙癢癢,但心里也有點佩服陳娟,這是她讓我欣賞的地方之一,她是個很自信的人,我知道她的堅持有可能避免一次不小的痛苦。

  經過這件事情,我下決心非要買盒套。我就不信了,為什么別人能買,我就甩不開臉面?為了躲避熟人,我專門跑到偏僻的藥店,進去后裝模做樣地轉著看了一圈,然后站在避孕專柜前磨蹭,售貨員很禮貌地問:“先生需要什么?”我想說“要盒套”,但一張嘴,還是“看看,隨便看看”。出了藥店,我真想甩自己一耳光。

  終于準備結婚了,連陳娟也憋不住,開始主動催促我買套,最后狠狠心說“我陪你去”

  可等我們倆來到藥店門口,陳娟又臨陣退縮了,“還是……你自己去吧!”我想想,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,管他呢,怕什么?

  我心一橫進了門。還沒等售貨員問,我就大聲地說:“我要盒套。”售貨員大概見多了,眼也不抬地問:“哪一種?”我一聽立馬就蔫了,胡亂指了一種,拿起來倉皇而逃。

  出了門,陳娟埋怨我說:“你聲音怎么那么大,我站在外面都聽見了,多不好意思啊。”呵呵,管他呢,我終于買到套了,我心里這個樂呀,我的“性福”生活將要開始了。
鋼琴但多數主管可能會選擇打退堂鼓,以免陷入無法管理的窘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